《我和我的家乡》:一曲赞歌一种情怀

时隔十九年,中秋国庆再聚首,这个特殊的日子被寄予着团圆与富强的希望;一年以后,《我和我的祖国》姊妹篇如期而至,每一帧都诉说着浓浓的家国情怀。同样的配方,不同的热闹。一张电影票看遍九大导演、百大演员;涉及地域横跨东西南北中,带观众领略祖国大好河山;《我和我的家乡》不可谓不是精心巨制。影片虽然主打喜剧元素,却在命题作文的框架内自如地叙述了明快而感人的五个小故事,以多类型融合唤起各个年龄层的共情,让观众有笑有泪、笑出眼泪,最后绽出含泪的微笑。

而以商业戏来反映农村题材,用俞白眉导演接受采访的话来说,“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这更是一次成功的尝试。故事虽短,却折射出了千千万万奋斗在基层岗位的平凡人的生活:农村发明家、外卖小哥、基层村干部、乡村教师……在疫情之后的第一个中秋国庆相逢之日,千面人生的展示,最能勾起国人的情怀。

作为一部喜剧电影,《我和我的家乡》非常成功;但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不仅仅在于纯熟运用误解、错置等手法营造喜剧氛围,更在于以喜剧元素为“溶剂”稀释了现实中的种种:这五段故事便是聚焦于农业、医疗、教育、旅游和创收等等乡村问题,以很小的切入角反映了国家的变迁。与《我和我的祖国》不同,没有了宏大背景的限制,前者仿佛是更接地气的老乡,用最淳朴的乡音诉说着自己的中国梦,也诉说着自己对故土的眷恋。

影片中故事发生地分别位于北京、贵州、浙江、陕西和辽宁,地跨中国东西南北中,试问谁又能不为这一份浓郁的乡土情结而动容呢?在《天上掉下了UFO》这一章节中,富有民族特色的服饰为影片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影片中演员学说各地方言也是一大亮点,雷佳音等东北大汉学说吴侬软语、王源努力考陕北方言“六级”……演员们的努力为影片再添一份真实。

不少观众看过此片后的最直观感受可能就是,故事叙述与光影、配乐的奇妙融合。比如《北京好人》里张北京在医院里的打光与配乐,亦庄亦谐;《最后一课》里老范重回二十年前课堂,现实中的天晴与二十年前的瓢泼大雨形成鲜明对比。就在这五段故事中,亲情、友情、爱情、师生情、乡情各种情感互相激荡、满足了不同人群的情感需求。但其实影片也是严肃地致敬了各个岗位上的人们,正如《回乡之路》里借鉴的“毛乌素治沙”真实事件,乔树林这一人物形象也是以陕北沙地苹果研究者张炳贵为原型创造出的人物。在这样的“满汉全席”下,严肃中带着欢乐,笑声中掺着温情;多种元素,多重情感,正是中秋佳节、国庆盛世之际,国人愿意感受到的“良辰美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