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初一学生发人深思的作文–拒绝毒品

毒品——这个东西的危害是深不可测的,它可以把人害得失去家庭、妻子、亲属。这8年来,我亲眼看着爸爸从染上毒瘾、倾家荡产到多次被抓,毒品改变了爸爸、改变了家庭,更使我原本应幸福的童年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我原本也有幸福的家庭,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爷爷去世了,家里只有靠爸爸撑着。不知道哪一天起,家里来了几个爸爸的好朋友,一进门就对爸爸大叫:“小龙,给你玩个有趣的东西!”这句话至今还常在我脑海里荡漾。从那天起,爸爸就染上了毒瘾。每天,我放学一回家,家里乌烟瘴气,爸爸和几个朋友往床上一坐,就开始吸粉。爸爸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弱,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爸爸妈妈的金戒指、金手链都化在了烟雾中。终于有一天,爸爸当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开始做“大生意”了(贩毒),一开始生意不好,后来生意好起来,家里那一阵子特别有钱,爸爸每天给我20元的零花钱。爸爸妈妈每天一起床就在床边“工作”了,每天几乎要花18个小时吸粉,由于吸毒开销太大,家里又变得一无所有了。

我经常劝爸爸妈妈,让他们“回头”,不要再吸了,可他们说吸完粉就像在天上飘一样,爽极了。我就不相信世界上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到了后来,爸爸经常胃疼得在床上打滚,我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爸爸,每当这时,我觉得自己活得一点也没有意思,我多么羡慕那些有父母疼爱的小孩,他们的生命才有意义!爸爸开心时也像孩子一样活泼,如果爸爸没有染上毒品该多好呀!我的家庭该是多么幸福呀!可这些在别人看来是很简单的事,对我却只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火光中看见的幻觉而已了。

该生的文章是以自己亲身经历所写,在其父亲第三次被抓,母亲也同时被抓后,该生进入我校初中学习,在学校、街道、派出所等方方面面的关心下,丁成生活有了保障,明天丁成爸爸就要回来了,丁成梦想中的家庭生活会顺利吗?但愿他能像其他普通孩子那样健康的成长。

这是一篇13岁初一孩子的作文威廉亚洲,几乎门门功课都不及格的他,这篇作文却得了一个难得的高分,后来老师将这篇作文推荐给了《作文园地》,刊出后的第二天是5月3日,第三次被抓的父亲丁小龙(化名)戒毒回家了。但父亲对儿子的“纪实作文”全然不知。昨天上午,丁家所在的科巷社区主任孔雪静,揣着这篇作文去了丁小龙家,做父亲的读着儿子的作文哭了!

记者听到这个“作文的故事”是昨天上午,便很想赶在禁毒日的前一天采访这对父子,但社区主任代记者去约丁小龙,没有成功。昨天下午,记者在孔雪静主任的带路下硬闯进了丁小龙家,谁知丁小龙一见记者便拿被子捂住了头躺在床上,任凭记者怎么劝说,也不答一句话。记者最后拿出了丁成的作文,单刀直入地问他看儿子的作文时为什么哭了。这句话似乎惹恼了丁小龙,他一下掀开被子甩给记者一句:拿包粉来我就讲。孔主任赶紧示意记者暂时退出。看着丁家这间15平方米左右的空荡荡的木板老屋,看着惟一一张桌上放着的29英寸的崭新彩电,看着惟一一张床上闷在被子里不愿接受采访的丁小龙,记者只好无奈地退出来。

孔雪静告诉记者,丁小龙第三次被抓是去年7月份,儿子刚好“小升初”。9月1日开学时,22中因丁成无父母监护,交不了学费而没有收他,丁成的小姨(后妈的妹妹)于是带着丁成找到了社区,后来社区、学校、街道特地坐下来讨论了丁成的事,社区帮他争取到了220元/月的最低生活保障,学校为他提供一日三餐,周末小姨带他回家去过。但孩子自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和良好的环境,各方面素质不是太好,学习成绩几乎门门不及格。“这孩子首先要培养成人,其次才能谈‘成才’。”孔雪静不无忧虑地说。

昨天下午5时30分左右,孔雪静兴奋地打来电话,说丁小龙想通了,决定接受采访,原先是有些顾虑,以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好的人,记者去采访,怕邻居误会他又出了什么事。禁毒日到了,他愿意别人从他身上吸取一些教训。记者立即赶到了科巷社区居委会办公室。

丁小龙今年37岁,1994年开始吸毒。他说那时候南京的毒品还很少,他当时开了一个音像出租店,纯粹出于好玩尝尝,人也空虚无聊,不知不觉便上了瘾,一天不抽总感觉有什么事没做,后来就越陷越深了,把同居的女友(丁成的后妈)也带进了深渊。他从2000年9月份开始被强制戒毒,每次都是出来没几天就又吸上了。这回是第三次,在里面戒了10个月,出来后发现原来很依赖他的儿子现在已不太愿意跟他讲话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提到儿子的作文,丁小龙的眼睛又湿了,他说:“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给孩子带来这么大的阴影,作文是孩子的心声,如果他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贪玩,成绩很不理想)。看到人家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地逛公园、逛街,自己家一贫如洗,小孩也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心里非常后悔,这是以前吸毒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的,作为父亲,我的内心非常惭愧,我是个很不称职的父亲。”

丁小龙告诉记者,儿子的变化跟他有直接关系。孩子很小的时候起就目睹了爸爸妈妈吸毒的场景。孩子10岁时,有一次看到他毒瘾犯了非常难受的样子后,哭着对他说:“爸爸,你不能不抽吗?”一般情况下,他想过瘾的时候,或是粉友来的时候,他会扔给儿子几元钱,由他出去玩游戏机,儿子什么时候迷上网吧的他是真的不知道,儿子的自控能力很差,平时在班上成绩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丁小龙说,记者来以前,他去了附近几个网吧找儿子,但没找到。

记者很晚才离开丁小龙的家,而丁成仍没有回家。写过这样一篇感动父亲流泪的作文的他,如今心灵深处究竟想些什么,记者不得而知,但记者相信丁小龙的话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儿子这篇作文,他说:“从良心上讲不会再吸了,尽管戒毒需要非人的毅力,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否则会辜负太多人的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